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那些年,我们追过的小人书

文章内容

那些年,我们追过的小人书

作者:倪锐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8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童年时,我的第一本读物是一本页数不全的小人书。那时我刚满六岁,还不识字,翻小人书主要是看图画,我把《滥竽充数》中的南郭先生抱着竽逃跑的的画面,看作是他抱着一把伞;看到《郑人买履》中的郑人“宁信度,不自信也”的拒绝姿态,还以为他在跳舞,认识上,真可笑。当时,父母忙于工作无暇顾及我们,小人书便成了我童年不可或缺的伙伴。


  童年的小人书,除彩色封面外,里面都是黑、白色,质量有保证,从来没听说过有盗版的事。小人书,在作为一份儿童的精神食粮时,就像一位沉默的朋友,一直陪伴我度过初中,不即不离地慰藉着我成长的脚印。
记得当时男生爱看《三国演义》,这套小人书分集推出,在株洲市新华书店连续出售,我二哥奔着这个节奏,一本不落地买,津津有味地看,兴致高时,他还和同学谈论,饶有兴趣地临摹上面的画。


  女生这边,爱看的是《聊斋志异》,这套小人书也分若干集,我虽然没像二哥买《三国演义》那样“专业”,但我至少也买了十多本,我的一个乡下表姐来我家玩,看了我的小人书《聊斋志异》,入了迷,于是掏出钱来,让我卖小人书给她。我当时也没有“文化下乡”的好思想,竟照着小人书封底上的标价如数收钱,现在想来,确是有些对不住她。这时点,我二哥的那套《三国演义》,因他的一个同学追这书追到夜不能寐的地步,而这同学和我表姐不同,不是出钱买,是愿意用自己集的邮票来换。我二哥在他年少的认知里面,总觉得自己挣大了,用小人书换邮票,十分划算。多年后的今天来看,二哥的那一套48本的小人书,若完整地保存下来,其价值会否低于他换得的邮票,也很难说。


  当时的小人书不单单是孩子们追,成人也追,因为小人书的覆盖面很广,从高大上的世界名著到中小微的启蒙读物,小人书全囊括其中,尤其是某部电影热播后,以一幅幅电影放演的画面为图、用图讲述电影故事情节的小人书迅速面世,很容易被抢购一空。据说那会儿印度电影《流浪者》在我所在的城市上演时,市民通宵达旦地在电影院追剧,而随后出版的《流浪者》小人书,其受欢迎的场面可想而知。此外,《牛虻》、《基度山伯爵》、《人证》等小人书,都在成人世界里广为传播。


  那时的株洲街头,常能看到小人书书摊:左右两根木条,中间由上自下平行地拉着一根根的铁丝,小人书从中间打开,一本一本地“晾晒”在上面,看一本两分钱。我们还会在等公共汽车的间隙,翻看书摊上的小人书,直到同伴叫唤:“车来了!”这才放下书赶紧上车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宣传部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备案号:湘ICP备190079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