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父亲的品格

文章内容

父亲的品格

作者:易裕厚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又是一年父亲节,我不禁又想起了我的父亲,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三年。


  我很清楚的记得,那是在2016年6月15日的上午,市区下着倾盆暴雨。正在单位上班的我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,“父亲已经走了……”我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。尽管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,但我仍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。


  没有见上儿子最后一面,没有留下一句话,父亲就这么走了。清理遗物时,我看到了父亲早年所写的自传,读着读着,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地流了下来。父亲出生在1933年,儿时在地主家看过牛、犁过田,27岁时父母双亡,作为长子的他带着3个弟弟,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;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,为了照顾比他小了整整20岁的小弟,他辞去国家公职回了乡下老家;干了几年村支书,后来又在乡建筑队领头13年……性格耿直、一生磊落的他一直把家中墙壁上挂满的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奖状作为荣耀。


  父亲很勤劳,也爱拼搏。爷爷奶奶去世得早,作为长子,父亲为了把叔叔们带大,常年在外奔波,直到三十岁才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,也就是我的大姐姐,这在早婚早育的那个年代是很少见的。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丁,可排行最小,缺少男劳动力的家庭在当时那种靠工分过日子的岁月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但父亲没有埋怨,总是想着门路,到处打拼,让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。


  父亲对子女要求很严格。记得小时候,我们吃饭时不准离桌,不准端着饭碗到处跑。遇到客人来了,还不准乱挑菜,坐在桌前还得收紧双肘,不得影响旁边的客人。偶有违反,他就会呵斥“坐要有坐相,站要有站样”。他的严格让我小时候都不愿意和他同床睡觉,因为他总要我睡觉时伸直腿,而且不准乱动,对于年少好动的我来说,怎么受得了这般要求。如此种种,却让我从小养成了严格自律的意识。


  父亲虽然严厉,但很少动手打我们,总是摆道理,细心教育。记得小时候我做家庭作业画画时,图中房屋的窗户画得比大门还高,他打着煤油灯把我拉到大门口,让我悉心观察门窗的比例。慢慢地,我遇事总会细心地观察,细致地琢磨。在良好的家风和严格的家教之下,我不负众望,通过高考,成了村里最早那一批大学生中的一员。


  父亲只读过2年小学,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爱学习,在工作中肯钻研,也喜爱读书看报。每次我回家,总是叮嘱我带些书报回家给他看。他关心国家大事,每天雷打不动的准时收看新闻联播。他总是鼓励后辈要多读书,每学期结束,对于得了“三好学生”的孩子们,他总是给予奖励。


  父亲那自律、细致、拼搏的品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,在我的心灵打上了深深的烙印,这是我一生最难得的财富,激励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!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宣传部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备案号:湘ICP备190079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