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我的高考之梦

文章内容

我的高考之梦

作者:洪 声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四十年前,我就读于长沙第五中学,即雅礼中学。


  就在那年,一个极度炎热的夏季,那时的我,也和全国万千考生一道,参加高考,憧憬着无比美好的梦想。


  应该说,那一届高考,是继1977年全国首度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二届,也是较前届更为正式意义上的高考。


  自那一届开始,大批应届高中毕业生,成为高考的主力。


  我必须坦言,在我年少时的很长一段时间,对于自己的前景,我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,我没有任何求知的动力。


  “上山下乡”——是那时多数城市学生不可避免的选择。


  那时的一句流行语,高度概括了我们当年普遍面临的前景——“前途前途,一把锄头”。


  那时晚上经常停电,家里经常点着煤油灯。我那时的心情,就像那昏暗的灯光一般黯淡。


  1976年,一个炎热的夏日,当突然传来唐山大地震的消息,少年多感的我,那一刻心情之绝望,达到了极点……


  直到那年的十月,中国的政局发生了裂变,我才渐渐看到了希望。


  学业上一向散漫不羁的我,才猛然觉醒,就从那时开始,变得发奋起来。


  1977年年底,学校开始文理分班。


  按自己的兴趣,我本来应该选择文科班,但父母出于他们个人经历的教训,不容我有任何考虑,强行命令我选择理科班。


  实话说,从小学到高中,因为贪玩,因为看不到任何前景,我的少年时光,基本是在游荡中度过的。
各门功课,除了作文常可得老师的表扬,数理化方面,则一直乏善可陈。很多简单的习题,我都视之如畏途。


  就读理科班,对那时的我而言,确实是极为不情愿的选择。


  但那时我已别无选择,强烈的自尊心和紧迫感,令我必须奋起直追。


  我很快购买了一套《数理化自学丛书》,决意从零开始。


  这是一套极好的自学读物,从代数到几何,从物理到化学,都从基本概念出发,条分缕析,循序渐进,极尽周详。很多课堂上的疑难杂症,读之皆迎刃而解。


  仰仗这套书,我的数理化,一日千里。我不仅顺利地通过了分班考试,还被分配到全校最好的理科班——“理五班”,也是当时所谓的“尖子班”。

  
  那时的理五班,是学校的重中之重,云集了全校最好的师资力量。


  印象最深的是,那位物理老师在分班誓师大会的即席致辞——他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说起,旁征博引,滔滔不绝,犹如一颗原子弹,一下子引爆了我的潜能。


  从那时起,我一向短板的物理,突飞猛进,成为我当时最有自信的科目。


  我甚至暗下决心,我将来要报考中国最好的理工科大学。


  高考前的模拟考试,我过关斩将,成绩居前,并得到老师的夸奖。


  高考的前夜,我箭在弦上,信心满满。


 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,命运给我开了一个玩笑——高考的第一天,我最有自信的物理,竟然考砸了!
两道平时小菜一碟的考题,也许是因为临考心理压力太大,我竟然一时卡壳,束手无策,硬生生没有做出来!


  出师不利,一下子将我的自信,打到了谷底。我接下来的各科考试,皆远不如人意。


  我每科考完后回到家里,都不敢直视父亲期盼的眼神。我知道,他那时一定比我还要心焦!


  等到张榜公布成绩,炎炎夏日,我的心却跌倒了冰点——我335分,仅比录取线高出30分,离当时400分以上的北大清华线,遥不可及。


  无奈之下,自知与重点大学无缘的我,最后在填报志愿时,填上了“服从分配”。


  但到了九月,当所有录取的同学都兴高采烈地步入大学之门时,而我的录取通知书,却迟迟未见。
那时的我,每天都望眼欲穿,焦灼地盼着骑车的邮递员。


  眼看录取无望,我已做好最坏的打算——在家中自学一年,卧薪尝胆,以图东山再起。


  但命运再次给我开了一个玩笑——直到11月的一天,早已不做任何指望、在家苦苦复习的我,一纸录取通知书,却从天而降。


  那纸录取通知书,来自本地一所新成立的师范学校,那所学校甚至还没有宿舍,我成了走读生。


  我心有不甘,但在父亲的反复的劝说下,最终还是降格以求,去了那所毫不起眼的学校。


  从此,我与心中的北大清华之梦,黯然而别……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宣传部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备案号:湘ICP备190079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