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校徽

文章内容

校徽

作者:聂鑫森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2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A大学中文系教授、系主任桑尊昨天接到一个电话,请他到省作协文学院给作家们讲近代文学史课。讲课对于他,特别是讲近代文学史,简直是轻车熟路。可他从接到电话那一刻起,一颗心便悬起来。


  他今年六十多岁了,执教三十多年来,一部近代文学史,不知道翻来覆去讲了多少遍,按理说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。可文学院听课的不是一般的大学生,而是在文坛崭露头角的中青年作家,一个个都摆着一两本书在那儿,老生常谈没人听,许多教授在那儿讲课都弄得很尴尬。他身为中文系的主任,如果在文学院“跌一跤”,往后还怎么好“为人师表”?想打个电话推辞吧,还真说不出口,如今的院长就是他的同学,他们都是当年文学院的第一期学生。日子过得好快,学院已经办到了十几期了,培养了许多驰名文坛的作家。而他这个当年的学生,却要去为现在的学生讲课了!


  晚上,桑尊独自在阳台上闷闷不乐地站着,几盆老少年像一束束的火苗子,跳跃在月光下,充满着一种逼人的锐气。他想:以往讲近代文学史,有规范化的讲义,鲁迅、郭沫若、茅盾、巴金、老舍、丁玲……这些是必讲的,但恰恰这些,对于中青年作家又是再熟悉不过的了。他忽然想起一些有争议的作家:周作人、林语堂、胡适、徐志摩、钱钟书、沈从文……过去的讲义上对他们是讲得不多的,或语焉不详。周作人文学创作初期的散文、杂文与文学评论,是有过成就的,可是,他后来成了汉奸!胡适出版过中国最早的白话诗《尝试集》,在《新青年》上发表过《文学改良刍议》,而后来他成了一个国民党的政客!但这些也不是什么新鲜货色。现在的青年作家学历高,读书又广,什么不明白?他叹了一口气,忽然发现近代文学史也并不是那么好讲的。


  从阳台上回到屋里,坐在转椅上发呆。


  他的夫人林如把一杯咖啡放在他的书桌上,见桑尊愁眉不展,以为他不舒服,忙问:“哪儿不好?胃痛?头晕?”


  他摇了摇头。


  停了一会,他才将心事讲了出来。


  林如一听,笑了:“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!你别老想着自已是中文系主任,是教授,你不就是文学院一期的毕业生吗?你和他们是校友,是同学,同学间谈谈心,谈错了也没什么。”


  桑尊的心猛地一亮,高兴地说:“有道理!有道理!”


  接着他便打开几个书柜,手忙脚乱地翻起来。


  林如问他是不是找资料备课,他摇摇头:“不需要备课了,谈心还备什么课。我要找那个文学院的校徽,既为同学,得有个凭证。”


  林如望着他那副认真的样子,想笑又不好意思笑,便帮着他寻找起来。


  终于找到了!校徽用一小块绸布包着,放在书柜里的一个小抽屉里。打开绸布,红色的校徽熠熠发光,字迹依旧那么新晰。桑尊放在手上,久久地端详着,许多青年时代的印象,如无数彩色的贝壳闪现在脑海的沙滩上。他觉得全身血液的流速也加快了,每块肌肉充满了力量。可爱的青年时代啊!


  第二天,他佩着校徽走进了文学院的课堂,他以一个同学的身份讲述对近代文学史的见解。他讲得非常轻松,完全是谈心似的,显示了高度的“无技巧”!


  一阵阵掌声落下去,又激扬起来。


  桑尊的眼角湿润了……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宣传部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备案号:湘ICP备190079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