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无可救药的欢喜

文章内容

无可救药的欢喜

作者:方芳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我读初二时,班上新来了一位刚大学毕业的英语老师L。L老师丰满却不笨拙,圆眼镜后是她独有的、圣母一样纯洁的目光。L老师上第一堂课时,穿了一件鹅黄色的上衣。这件上衣是棉质的,轻薄而半透明,款式是当时最流行的:一字肩,肩下有些褶皱,袖筒宽大,襟摆宽大。衣服的颜色、款式和质地,很好地衬托了L老师的气质,使她除了眼神里的无辜,浑身也在散发一种美好的温柔之气。


  少时的我,孤独又乖僻,是一个心思重的孩子。见到老师这番模样,视线一经触及某种异常的审美,便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种颜色。而平日里,瓜果蔬菜什么的,深深浅浅、偏红偏正的黄色类多的是,却无一件教我产生过如此强烈的感觉。L老师这件上衣,也许在她十分寻常,在我,却是当天乃至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全部——我对暖色的认知,始于她的那件上衣。


  此后,我的眼睛里开始遍布黄色的东西:藤黄的,石黄的,鸭黄的,雄黄的,杏黄的,柳黄的,姜黄的……风过千层浪的稻谷,既扁又鼓的大南瓜,村道上摇摇摆摆吃露水草的初生鹅,一些画作大手笔的用色……最后,它们都高升到山崖顶端。清晨时分,开门便迎进来的温暖光线——太阳是黄色的:摄人心魄的黄,令人膜拜的黄,不可抗拒的黄。


  此后,我像文曲星附体,潜力突然爆炸,英语成绩蹭蹭上升。而此前,我的英语成绩一直不及格——教我们英语的老师,人虽然美到不可方物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的穿着打扮,几乎没有一天重复过,但我却从未喜欢过她镜片后牛眼一样但是冰冷的眼神,自然,这番情形也无法使我这样一个学生成绩好到哪儿去。


  很多年过去,L老师的上衣,根植于我的记忆。明亮柔淡的鹅黄色,有效稀释了一个少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孤独情怀。由鹅黄到其他更为热烈、奔放的同色系的其他黄色,不止是想象空间的拓展,也是情绪梳理的好物件,更是一种审美的发端与延伸。它对于一个乡下女孩来说,产生了干净温雅的美。


  前一阵,一位知名作家朋友在朋友圈晒出了她种的丝瓜花,丝瓜花一朵朵黄嫩嫩,高高地立在墙头,背景是雨后灰中带蓝的天幕。目睹这可爱的明媚,我又被击中,仿佛回到初二时L老师的课堂。多么温暖又美好的记忆!


  又到教师节,想想一晃过去卅载,L老师的一件在今天看来极其普通的上衣,却能诱发学生来自心底的敬慕,并将美感持续终生,这不能不说是教育的奇迹、命运的造化。


  祝福所有爱学生的、被学生爱着的老师们。
 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宣传部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xc.cn 2008-2019
备案号:湘ICP备190079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