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思父亲承家风
2021-04-06 15:17:17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株洲高新区(天元区)融媒体中心 | 编辑:周媛 | 作者:​张人杰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10176

清明前夕,父亲驾鹤西去。92岁高龄算是寿终正寝。但走进父亲生前居住的房间,他看电视常坐着的椅子上空空荡荡,不禁悲从中来,潸然泪下。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位老人坐在那儿了!再也不会有一位老人让我牵肠挂肚,等着我来看望,等着我的问候。父母在时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不在了,人生只有归途。

母亲去世后,父亲一直在湘潭独居,由保姆照顾饮食起居。我们几兄弟经常电话问候,也会抽时间看望。父亲是个沉默寡言人,见了面也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。高山不语,其威自在;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他一辈子老实做人踏实做事、只讲奉献不讲索取的家风传给了我们。

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从产业工人中成长起来的国企管理干部。解放前夕,他参加了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护矿行动,冒着枪林弹雨给解放军送粮。后来在填履历表时,他在“何时参加革命工作”一栏里写了“1949年10月1日”,仅差一天,没能享受到“离休”待遇。上世纪80年代时,有人劝父亲去找组织反映一下,找当年的知情人写证明材料,或可解决待遇问题,但父亲无动于衷,不向组织开口。

父亲一辈子调动过4个工作单位,三湘四水留下了他的足迹。每调动一次,他从不讲价钱,打起背包就出发。他原本在湘中某地一家大型国企工作。上世纪70年代初,组织调他去湘西筹建兵工厂。哪怕知道湘西条件艰苦,但父亲二话没说,一头扎进了大山深处,摸爬滚打10年,吃苦受累,把大好年华献给了“三线建设”。

父亲时刻用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一心扑在工作上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从不考虑升迁待遇,也不怎么管家庭的事。相反,为了响应上头的号召,他还不惜牺牲家庭成员的利益。1958年,工厂里要求部分职工“下放”。时任人事部门负责人的父亲让已经有了正式工作的母亲下放。从此,母亲成了一名工作劳累、待遇菲薄的“家属工”,开荒种地、搬运装卸、缝纫炊事,什么累活苦活都干过。每每提到这些事情,母亲颇有怨言。

父亲对于我们几兄弟的求学、求职、婚姻等重大事项基本上不过问。上世纪80年代,四弟从长沙某学校毕业,想进入父亲工作的大型国企工作。当时国企很吃香,政府部门却无人想去。父亲是中层干部,到厂里去说一下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那时专业人才缺乏,正是用人之秋。但父亲就是不开“尊口”。后来经学校推荐,四弟进了政府部门。若干年后,企业效益不行了,机关受到热捧,父亲的“不作为”也算是歪打正着。

父亲走了。他一辈子两袖清风,没有留给我们什么家产和财物,但留下了好的家风。这是弥足珍贵的精神遗产。我们要把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的好家风传下去,发扬光大。

头条
聚焦
专题
我要报料

  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