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老陈
2021-10-11 15:38:32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株洲高新区(天元区)融媒体中心 | 编辑:周媛 | 作者:谭熙荣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33887

退了休,哪里也不想去,只愿宅家清闲度日。暑假,邻居老陈夫妇也带着一对双胞胎孙女回来了。我暗喜:老家邻居们大多外出打工,一栋栋房子都是铁将军把门,找个说话的也不易,这下好了,有伴了。

说是邻居,其实我们接触不多。我十七岁参加工作,老陈打工去了广东。即使过年回家,我们也没多少交集。我们是小学同学,他家境不太好,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。翌年母亲去世,作为长子,他悲痛之余,挑起家里的大梁。贫寒常使人卑微,老陈很少有笑容,内向,说话不多,也不愿求人,生怕看人脸色。


​老陈小我俩月,是名副其实的老庚。一般我们互称姓名,我偶尔也叫他老庚,他仿佛受用不起,说老庚是老庚,你是呷国家粮的,我是老农民,不是一个档次。我“批评”他生分了,从穿开裆裤时就在一起玩,哪有什么档次不档次?他收到“批评”反而高兴,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,说我没架子,不见外。

虽然书读得不多,但老陈做事是个好把式。小时候,我常与他担着粪箕去杀草。他叉开腿,镰刀抡得老宽,动作快而有力,三下五除二,一担草就满了。我还只杀了一半。无论是做自己的还是给别人家帮忙,老陈都人尽其力,能挑一百斤不挑九十九斤。在队里,同龄人大多叫他连长。我问过缘由。多年前和伙伴们去山里挖钨沙,他吃苦在前,又拿得起放得下,像领头羊,大伙给他封了个“连长”,就这样一直叫了下来。

曾经,老陈的烟瘾让人大跌眼镜,一条烟只够他抽两天。前一阵子他突然戒了烟。戒烟源于一次小手术,医生说不能抽,此后再好的烟,老陈也没抽过。本来同时也戒了酒,但因为一个亲戚说了句“烟不抽,可以喝点酒”,他又重新端起了杯子。一日三餐都要,早餐吃面条也离不开。我说喝酒哪有这么喝的,铁打的身体都要喝垮。见他一次我就说一次,他嘟嘟囔囔,意思是烟不抽,可以喝点酒。我说喝得有个分寸,不然还要做手术。有一次趁着酒劲,我又“上课”了:老庚,你要立个军令状,早餐坚决不能喝酒,以后再慢慢做到一天只喝一次酒。老陈嘴里说着好,似乎下不了决心。两三天后的一个上午,他兴冲冲地唤我,说已经两天没喝早酒了,真的!样子像做了错事又改正了的小学生。我大声叫好,鼓励他坚持下去。

接触多了,老陈身上的优良品质悉数“暴露”。对父母姊妹,待亲戚朋友,抑或其他人,他真诚相待,掏心掏肺,实实在在,字典里没有“灵泛”二字。这次暑假相处,我请他喝了几次酒。起初他横直不肯来。后来见我诚恳,才勉强而来。老陈一直记着我的“人情”,遇上机会就约我喝酒。在我家喝过几次茶,又说要亲自制茶,让我尝尝他的手艺——他在大队茶叶场干过几年。几天后,他果然端着一盘茶叶来了,清香,碧绿。间或捕点泥鳅黄鳝,他又送过我几次。今年中秋我图清静,没去县城与家人一起过节,老陈夫妇便请我去他家吃饭。我觉得不妥,推辞,他夫妇俩再三相邀,情真意切,我惟有“从命”。

每天晚饭后,我叫上老陈去散步。田野吹来一阵阵禾苗与野花的芬芳,老陈不时摸一摸渐渐凹陷的大肚子,笑着说“散步好,瘦了十来斤”。

责编:周媛

来源:株洲高新区(天元区)融媒体中心

头条
聚焦
专题
我要报料

  下载APP